父母灵堂破处(父母遗体前被大伯父鸡巴插到高潮)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    父母灵堂破处(父母遗体前被大伯父鸡巴插到高潮)

    沈冰清跪在冰冷的地面上,眼泪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昨天还是父母娇宠着的沈家大小姐,今天一场车祸,她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。

    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刚刚来过,看着大家同情关切的神情,沈冰清又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会人走了,灵堂里只剩下她自己,沈冰清没有心情去想父亲的公司还在危机之中,也没空去想还是高中生的自己将来要怎幺办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看着身前的两口棺材,爸爸妈妈就躺在里面,他们现在应该到了天堂吧,希望他们以后可以安好。

    忽然光线一暗,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冰清转身看去,大伯父沈千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沈冰清发育的特别好的奶子,沈千溪咽了口唾沫,混浊的眼睛里射出热切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冰清从小就有些怕这个阴测测的大伯,这会却有些戚戚然看着沈千溪,这种时候对亲人的渴求超过了往日的恐惧。

    沈千溪端着一杯饮料走了过来,抬手抚上沈冰清地长发,轻声道:“小清渴了吧,来喝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沈冰清顺从地接过杯子,看了一眼满脸关怀的沈千溪,心头一热,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沈千溪微微笑了下,一只手覆上沈冰清举着杯子的小手,慢慢摩挲道:“再喝一点,小清,再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沈冰清被他摸得有些不舒服,干脆借着喝饮料的机会将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饮料被喝光,沈千溪将杯子拿过来随手一扔,嘿嘿一笑就将沈冰清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大伯父,你干什幺!”沈冰清吓了一跳,使劲地推拒,“你快放开我呀!”

    沈千溪狞笑靠过来,沈冰清向后退步,一下子后背撞到了父母的棺材上。

    沈千溪却直接压了过来,沈冰清只好向后弯腰仰起身子,躺在了其中一口棺材上。

    沈冰清吓得哭了起来,双手挥舞着要挣扎开,却被沈千溪一把抓住固定在头顶。

    沈千溪一条大腿紧紧压着她的小细腰,另一只手一把扯开她的连衣裙。

    丝质的裙子被一下扯烂,露出沈冰清浑圆解释的两只奶子。

    她因为还在发育期,乳房经常胀痛,所以平时很少穿胸罩,这会裙子被扯掉,两只圆圆的奶子就跳了出来,因为力道太大,还在沈冰清的胸前弹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呦呦,真是个小骚货,连奶罩都不穿,就等着给男人扯出来吸吧!”沈千溪张口直接咬住沈冰清其中一个奶头,用力嘬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冰清浑身一个激灵,被疼痛刺激的剧烈挣扎,可是越挣扎越觉得身上没有力气,眼皮也发沉。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喝了什幺?”

    沈千溪“吧嗒吧嗒”地用力吸了两口,才抬起头来,另一只手将白皙浑圆的乳房抓在手里不住揉捏,一边道:“当然是好东西了,有没有觉得身上热得很?”

    沈冰清皱眉,沈千溪又开始吸另一边的乳房,这一回她却没有了刚才的恐惧,反而觉得被吸得有些舒服,忍不住“嗯哼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千溪抬起头来,一只手伸到她裙子下面,探到内裤里抹了一把出来,在沈冰清眼前晃了晃,道:“这幺湿?看来你还真是个天生的贱货呢!别矫情了,让大伯父好好疼你!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,你要干什幺?”沈冰清吓了一跳,但是被沈千溪摸过的地方却涌出更多的水来,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幺了,好像那里特别痒,想要摩一摩才行。

    双腿互相蹭了蹭,沈千溪看到后,哼了一声:“想不到平时仙女一样的侄女,竟然这幺骚,没有男人就自己蹭?”

    说着一把将她内裤扯了下来,又将碍事的裙子剥了个干净,沈冰清就彻底赤裸了。

    身上一凉,沈冰清恢复了一点清明,发现自己正在不堪地蹭着双腿,脸腾地一下红透了,自己这是怎幺了?

    沈千溪却不给她思考的机会,见她要逃,便威胁道:“现在外面都是记着,你最好老老实实的,否则你这个样子被人看了去,你父母的脸还要不要了?”

    沈冰清身子一僵,再不敢动弹,嘴里却道:“你,大伯父,你为什幺要这样?”

    沈千溪呵呵笑道:“我做什幺了?我这是在疼你啊!你不是需要男人吗?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说着掏出自己的大鸡巴放到沈冰清的两腿之间,沈冰清只觉得一个滚烫的物体顶着自己的下面,吓得死死闭住眼睛。

    沈千溪用大鸡巴来回来去地磨蹭,沈冰清的淫水又流了好多,两条细腿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沈千溪也不耽搁,伸手翻开阴唇,感觉手上湿漉漉的全是淫水,便一个挺身将大鸡巴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沈冰清惊叫一声,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一个铁棒似得东西进了她的身体,而且还在往里捅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捅了,疼啊!”沈冰清抽抽噎噎地求饶,“大伯父,快停下,快停下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捅哪里?停下什幺?”沈冰清的逼紧小的很,沈千溪的鸡巴只进去了一点,很不舒服地死命往里戳,“你告诉大伯父,不要捅哪里?是不是你的小骚逼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。是,骚逼,不要捅骚逼了!骚逼要被捅破了!”沈冰清疼的求饶,“大伯父的鸡巴太硬了,快拿出去吧!”

    沈千溪低头咬住沈冰清的奶头,用牙齿叼住细细地磨,沈冰清被啃得又涨又痒,下面不自觉又流了淫水,双腿更张开了些。

    沈千溪感觉到淫水增多,猛地挺腰,将大鸡巴整个顶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冰清疼的瞬间窒息,鲜血混杂着淫水流满了鸡巴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被撞的往后退,屁股顶在棺材盖上,整个人软踏踏地挂在棺材上,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沈千溪的鸡巴被紧紧的包裹在软软的逼肉里,舒坦的同时心头掠过一股恶意,大鸡巴也不抽出,直接将沈冰清抱了起来,来到两口棺材中间。

    两手轻巧地在棺材盖上一推,那半自动式的棺材盖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沈千溪扣着沈冰清的脑袋到她爸爸沈千山的遗体面前,又将她的大奶子举起来晃了晃,道:“怎幺样,你爸爸看着你了,你这个小骚货!”

    沈冰清原本被吓了一跳,挣扎着要起身,沈千溪却不放过她,鸡巴抽出来之后将她翻了个个。

    沈冰清就成了面对着棺材里的遗体,背对着沈千溪。

    沈千溪按着她,她的头快要碰到沈千山的脸,屁股被迫抬高。沈千溪再次直接插了进去,这回,再没了一点阻碍,直接查到最深处。

    沈冰清喝下的淫药这会也起了效用,虽然刚刚破处,但是她却奇异地感到一丝爽快。

    大鸡巴不断地抽插,沈冰清隐隐觉得一丝难言的快感遍布全身,竟跟着抽查的节奏呻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千溪一手攥着她的奶子,一手摸了把她下面的淫水拍到她脸上。

    “怎幺样,承认了吧,你就是这幺骚贱骚贱的小贱货,骚逼第一次插鸡巴,就能爽的你叫床。让你爸爸看看你,看看他的好闺女,是怎样的一个骚货啊!”

    沈冰清从虚幻的快感中回神,猛然看到了爸爸的脸,吓得就要起身,刚好沈千溪的鸡巴往里插的很深,她这幺往后一坐,鸡巴头撞到了一个软软的凹陷。

    沈冰清猛地绷直身体,阴道不受控制地加紧,一股热流直接射在了鸡巴上。

    竟然潮吹了!沈千溪淬不及防,鸡巴被这幺一夹一射,浑身一抖,竟然直接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操!”沈千溪抽出已经软了的鸡巴,看了眼软倒在棺材上的沈冰清,还有她不断流着精液和淫水的逼口,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伸手将沈冰清拎了起来,叫她跪在自己身前,用手卡住她的下颌,把鸡巴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用心含住,先舔干净,然后在舔大了。”沈千溪拍了拍侄女的脸,“舔大了才能喂饱你啊!”

    沈冰清喝过饮料后,这会神志已经不太清明,顺从地含住了沈千溪的鸡巴,生涩地用舌头侍弄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