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34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    “哇……你居然一直把戒指藏在这里没戴过啊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从来这里上班就放这了。”

    慧如啧啧摇头,“你也是心大。我算明白老赵为什么生你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莞苦着一张脸: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戒指终于被套回无名指上,有种熟悉的安心感。

    她好想哭。

    那头赵哲禹准备回酒店,按惯例下楼巡视一圈时突然远远看见林莞的身影,还以为自己眼花了。发现没认错时,第一反应就是躲到黑暗处不要让她看见。

    简直像在外面包二奶,被老婆追杀到公司的负心汉。

    明明才十天,他却感觉她瘦了好多,隆起的肚子突兀地挺在外面叫他看着心痛。

    怀孕后她也没再剪过头发,柔软的直发长长了,乖顺地垂在肩膀上,侧影看起来安静又脆弱。

    终于两人离开后,赵哲禹走过去问员工,林莞刚才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像拿了个东西,是个小盒子,然后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把戒指藏在哪,拉开那个抽屉,发现底下空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雀跃,又有点害怕。她拿走戒指,是想重新戴上,还是预备丢弃?

    想她。

    地下车库引擎声让他想她,酒店空空大床让他想她,手上孤零零戒指让他想她。

    很奇怪。大概车子、双人床和钻戒是都懂他爱她。

    那个小笨蛋什么时候才会懂啊?

    也许是他太冲动,刻意割离的冷战根本是互相折磨。其实来日方长,感情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何必像问小孩子喜欢爸爸还是妈妈,一定要她在这种怀着孕的时候无依无靠呢更多文请加63五肆八o9肆o?

    他想,还是明天回家好了。

    撒谎撒全套,他上网搜了个明天s城返程的航班号,发给她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亮了,她看见显示的“赵恶魔”三个字几乎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心跳加速着点开,发现是他回家的航班信息,自己都没发现笑咧了嘴。

    “汤圆,你爸要回来啦!”

    宝宝在里面很给面子地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你想他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林莞勾唇躺倒在沙发上,抓着手机把那条微信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(*大家元宵节快乐呀!

    23虚惊

    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,赵哲禹如是说。

    那天林莞算好了赵哲禹的航班时间,到家刚好可以吃个晚饭。于是从下午就开始跑超市,在厨房忙忙碌碌,连自己都没发现嘴里哼着小曲儿。

    那头开会的赵哲禹可能一分钟内摁开手机确认了七八次时间,看得李秘书坐立不安——对面坐的可是谈了好久才约上的大客户,老板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实在看不下去,悄悄在桌底下用皮鞋尖头戳了赵哲禹一脚,低声附在他耳边说:“赵总,专心点!”

    赵哲禹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太心不在焉,有失冷静。

    正了正身子把神思调回工作频道,手上把手机摁了关机。

    干完正事,就能回家见他的宝贝了。

    暮色笼罩,窗外的高楼大厦被日落勾出金色的轮廓来。

    林莞熄火尝了一勺汤,味道正好。

    这次,是刚好两个人的分量了。

    电视开着,这时间电视里在播无聊的卫视新闻,稍微抵消一点屋里的安静。

    青菜已经洗好了,随时可以下锅。米饭也在电饭煲里保温了——

    “一架由s城……在城南机场降落的飞机……发生爆炸……”

    手里的汤勺咣当一声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跌跌撞撞地冲到客厅,电视上是远远模糊的一架飞机机身起火的场面。冰冷的女声还在陈述:“飞机在降落滑行时突然遭遇发动机起火,并伴有爆炸,现场消防车和救护车已赶到,目前机上人员伤亡情况和起火原因不明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

    林莞颤着手点开微信里他发来的航班信息。

    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木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新闻很快切换到了下一条,她只能看见女播音员的嘴机械地像水底的鱼般一张一合。总是这样吗?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天塌了,对更多的人却只是电视中一闪而过的寥寥几句。

    不会的,他不会有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