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32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    ,在操场边含着泪说“不要想着我”的傻姑娘。

    是啊,他有钱,有事业,样貌也还不赖,更何况还被她吃得死死的,和这样的男人过一生有什么不好?

    她一心想的却是,这对他不公平。他配得上一颗真心,这对他不公平。

    傻姑娘。

    偏偏他爱她。

    偏偏他爱的就是这个傻姑娘。

    一颗真心啊……

    莞莞,你会给我你的真心吗?

    林莞回到家时,看见赵哲禹在二楼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黑色的行李箱,凌乱地塞装了几件衣服和剃须刀、充电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去哪?”

    赵哲禹背对着她,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感情。

    “出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s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去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三个字丢下来,像冰块掉在地上干脆又冰冷。林莞指尖摩挲着手里的超声波照片,嗫嚅了半天才迟疑地开口:“这是……这次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他每次都要看的。在医院看过了,回家还要和以前的对比着看小汤圆长大了多少,然后都妥善地贴在婴儿房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你收好吧。”

    林莞被他的漠然激出了点火气,又有点想哭的委屈。站在原地,看着他来来回回地,视线却不落到她身上半点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没有温度的一句,然后是他提着箱子下楼,最后是家门关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他忍得好辛苦啊。

    余光瞥见她受伤的表情就想亲亲她,抱她在怀里哄;小汤圆长大了多少也想看一看,想知道他最近有没有闹腾着活动……只好逼自己眼珠子都不能往她那边转,怕和她对视的一瞬就会心软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和她在一起一天,林莞就无法真正冷静下来正视自己的感觉。过去是他用宠溺和保护圈得太死,只抱起她一味往前走,让她失去了自己的节奏。

    这次,他必须要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让她走向他。

    家门内,林莞咬紧了牙齿,强忍下冲上眼眶的哭意。

    正好,这不是正好吗?

    不能再依赖他,不能再一味沉溺于他单方面的付出了。

    她必须,借这个机会,停下来,认真想一想,该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狠狠吸了吸鼻子,林莞走进婴儿房,把新的超声波照片贴在摇篮上方的墙上。

    太理所当然存在在自己身边的东西,大概只有被一下割离,才能感觉到突如其来的空虚和痛吧?

    赵哲禹走了的第一天,阿姨还是来做饭。见林莞还是一个人郁郁地在看电视,随口问了一句:“先生怎么没回来吃饭?”

    林莞没好气地丢回去四个字:“饿不着他!”

    阿姨被噎得噤声,边择菜边暗自在心里编写老婆怀孕丈夫在外拈花惹草的八点档剧本。

    林莞也发现了,现在自己蓬头垢面窝在家的样子,十足的弃妇。再过这么饭来张口的日子,估计就要彻底沦为废柴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买菜做饭算是一个每天可以消磨时间,她又比较有兴趣的任务。于是干脆把阿姨辞了,决定从今往后自己做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小区旁边就有大型超市,每天去买菜的时间走走路也权当锻炼。超市确实是个能让人快乐的地方,看见整齐码放的新鲜食材,总会让人有些充实的幸福感。她最喜欢在里头兜兜转转地看,几个小时一下子就能被消磨过去。

    她还学了些孕妇宜吃的滋补菜式,有时听着厨房里咕嘟咕嘟的小火慢沸声就能过一下午。到了晚上喝碗热气腾腾的炖汤,也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家里最小的锅,炖出来的量她一个人也喝不完。那天她坐在餐桌前,望着对面空空的椅子,想起以前她吃不完的汤渣总是直接夹到赵哲禹碗里,然后又总会被他捧到自己面前哄着全部吃下。

    于是那天晚上她赌气般,去超市跟导购要他们那里最小的炖盅,吭哧吭哧往家拎。路上偶然抬头看天,发现今天的月亮特别亮,尖尖的一轮镰刀弯月,挂在天边像一个会发光的笑脸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“真想让他也看看”,逃似的低头加快了步子往家走。

    她想起他们一起逛玩具店的时候,她一步路要拆成三步,幼稚地在每一个玩具前流连忘返。而他总站在她身后,陪她一个个看过去,听她反反复复地说“好可爱”。

    他总